烟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弟子嘲讽教授导师清理门户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6:50 阅读: 来源:烟嘴厂家

“我在此宣布:郝相赫从现在起,已经不是我的弟子”,昨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家洲的一封绝交信引发热议。在公开信中,孙家洲对新招硕士生郝相赫对一些教授“无端嘲讽”表示不满,斥其为“狂徒”。

当天,当事人孙家洲教授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公开信属实,但拒绝接受采访。昨晚发布的署名为当事学生郝相赫的“致歉信”则承认错误恳请原谅。对此,人大外宣一负责人表示,暂不了解情况,但如果导师不愿意带学生,学生可以再选择导师。

导师“忍无可忍”断绝关系

孙家洲的公开信指出,郝相赫曾在微信上对北大教授阎步克及人大教授韩树峰“无端嘲讽”,自己当即在微信评论怒斥其为“狂徒”。

公开信还显示,该学生自报到之后,在微信上屡次发布攻击他人的言论,孙家洲为此不安,也曾经提醒对方,劝其要处事平和。“我自以为,作为导师,在劝导他时,已经是苦口婆心了。”

在公开信中,孙家洲表示自己已经是“忍无可忍”,只能是公开宣布 :断绝与郝相赫的师生关系。同时这个决定已告知郝相赫本人,并会办理中止与郝相赫师生关系的手续。

记者在网上检索微信截屏显示,该生曾在朋友圈发布“阎步克这种人,也算有点水平,唯一就是名高于实”等言论,同时还在微信发布评论劝告学弟研友“千万别来我校,现在让北大来的垃圾老师毁了牌子。”

人大历史学院官网显示,孙家洲系人大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被涉及的韩树峰系人大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另据北大历史学系官网显示,阎步克系北大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

涉事学生致歉“深深悔恨”

昨日上午,自称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郝相赫的当事学生,在网上发了“情况说明”。

“议论发在私人空间,说话随便一些”,该学生在“情况说明”称,其评论只涉及作者的学识能力,没有人格攻击,且出于对学术前辈的尊重,只是在私人空间里发表。”

该学生同时向孙家洲、韩树峰致歉,收回对阎步克教授的私人评论。但表示同意解除与孙家洲老师的指导关系,将维护作为研究生的合法权利。

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来到涉事学生所在宿舍楼,但未见到对方,多次致电也无人接听,其舍友也不愿意谈论此事。

晚7时许,名为“郝相赫2015”的微博发布署名郝相赫的“致歉信”,宣布收回上午发布的“情况说明”,将“充分地认识到妄议前辈师长是多么的年少无知”,并表示深刻检讨、痛改前非,认真学习。

“致歉信”还恳求阎步克、韩树峰等被波及老师的宽恕,恳请孙家洲能继续容留其完成学业。

■ 专家说法

导师中止师生关系符合规定

孙家洲的公开信显示,在发布公开信已将绝交的决定告知了学生本人,返京后办理中止与郝相赫师生关系的手续。

对此,教育专家熊丙奇表示,孙家洲教授的中止师生关系的行为符合相关规定。“高校硕士研究生一般在导师和硕士研究生之间实行双向选择制度,如果学生或老师对对方不满意,都可以申请解除关系,”熊丙奇介绍,如果老师申请和学生中止关系,一般研究生院将出头做老师工作,或者为学生选择另外的导师。

熊丙奇还认为,中止师生关系按照合理的程序应该向学校的有关部门提出,不建议首先发微信朋友圈告知,“不是说该老师行为不当,而是应该先走正常程序”。

记者就此事致电人大外宣部门一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暂未听说过此事,“基本上导师不愿意带这个学生了,这个学生在同一专业内再找个导师就可以了,这个是正常的现象。”(记者侯润芳 实习生刘思维)

贺州西装设计

三亚西服制作

枣庄职业装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