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造危与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4:36 阅读: 来源:烟嘴厂家

“中国造”危与机

比亚迪上半年净利润跌九成,富士康上半年亏损额扩大,李宁集团发布香港上市后首次年度亏损预警……一连串闪着红灯的报表,为制造业敲响警钟。  一项制造业调查显示,中国经济在8月份进一步转弱。该调查的结果远逊于预期。  衡量制造业活动的重要指标“采购经理指数”(PMI)在8月份仅达到萎靡不振的49.2,这是9个月以来的最低位。此前各方预测,8月份PMI数字将与7月份的50.1基本持平。  10个负增长的行业有8个制造业  按照此前相当长时间里分析师们的预期,从去年初时开始放缓的中国经济,到了现在应该会出现反弹,但疲弱的PMI数字反而指向一轮更为严重的低迷。在欧洲滑向又一场衰退、而美国难以形成增长势头之际,这对世界经济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准确地说,享誉世界的“中国制造”在2009年底就出现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时,“中国造”经历了萧条和艰难,随后的“4万亿”刺激计划仅给他们带来短暂的盛宴。  作为世界工厂,中国南方的制造业曾蔚为壮观。但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南方制造业受到两重挤压:出口订单锐减,劳动法修订后人力成本的上升。这种苗头不由让人联想起日本制造业的困境。  2009年2月的《经济学人》杂志,在封面文章《全球制造业大崩溃》中这样描写道:  目前,从中国南方船运一个集装箱到欧洲的报价低的让人吃惊。而在2007年夏天,同样一单货物可能要花费1400美元。仅仅从这些装不满的货船就足以窥见全球制造业崩溃的态势。德国去年12月份的机床订单比前年减少了四成。今年1月份,中国台湾地区的笔记本电脑发货量减少了1/3;而美国的轿车产量比2008年同期下跌了60%。  “这场金融危机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的破坏力在去年已经彰显出来了,而制造业危机的严重性才露头角,这主要是由于人们总是以民族眼光,甚至常常是民族主义的眼光看待制造业。但目前制造业也卷入了一场全球漩涡之中。”  尽管制造业哀鸿遍野,但文章不赞同对其进行救助,“救助工业企业存在两大弊端。首先政府的救助方案就是一大难题,因为制定和修改计划都需要时间。……另一个弊端是行业性的救援并没有触及这场危机的根本——需求下降,不仅仅是对制成品的需求下降,而是对一切东西的需求减少。由于制造业产能过剩(汽车工业就更不用说了),不管政府如何救助都不行,一些企业终究要倒闭。各国政府怎样才能知道应该救助哪些企业,哪个行业的规模多大才最为合适?这应该是由消费者来决定的事情。把救援资金投到叫苦连天、精于游说的行业有失公平,而且是在乱花纳税人的钱。运气好的行业获得救助,急需帮助的行业却得不到救援,这只能加剧目前混乱的局面。一国政府对某些行业的照顾性政策可能会激起其他国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情绪,从而引发贸易战。与此同时,将资源大量投入效率低下的企业也会导致国内经济的长期增长速度放缓。”  《经济学人》杂志以预见性知名。中国并未在这场全球性的制造业崩溃中幸免。  “中国的制造业仍在挣扎中,拖累它的因素包括:国内经济显著放缓,外部环境毫无支撑作用,政策回应完全不到位,”环球通视(IHS Global Insight)的几位经济学家在一份简报中写道。  中国政府今年试图转向适度的促增长政策姿态。迄今央行已两次降息,降低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并加快审批投资项目。  但与此同时,政府也极不希望像2008年末那样出台大规模刺激计划,进而推动房价大幅上涨。因此,政府继续实行针对房地产行业的调控措施,这些措施正在拖累整体经济。  美银美林经济学家陆挺表示,8月份疲弱的PMI数字,可能预示着今后两个月期间会有更具刺激效果的政策出台。  8月份,PMI的就业分类指数从49.5降至49.1,似乎表明制造商已裁减更多岗位。新订单分类指数也有所下降,从49降至48.7。出口订单尤其疲弱,连续第二个月处在46.6的水平。  根据汇总的数据,从细项数据看,截止7月,按照国家统计局分类的42个行业,已经有10个行业就业同比增速出现负增长,另外还有20个行业就业虽然仍在正增长,但同比增速连续下降。  出现负增长的10个行业主要有,纺织业、纺织服装服饰业、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家具制造业、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橡胶和塑料制品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其他制造业、开采辅助活动、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业。其中,前八项都属于制造业,而制造业就业人数在城镇就业人数中占比达28%。  工业企业就业的恶化与汇丰PMI、官方PMI表现一致。汇丰PMI中的就业指数7月报47.7,官方PMI从业人员报49.5,均较上月下滑,并且都低于50的荣枯线。8月汇丰PMI初值已经公布,就业情况仍不乐观,就业指数与7月持平,报47.7.  对比工业增加值与工业企业就业人数的历史数据,可以发现,二者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只是工业增加值领先于工业企业就业人数,从金融危机前后来看,一般领先半年以上。7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2%,较上月下降0.3个百分点,已是连续4个月处于10以下。  代表汽车业的比亚迪、著名电子产品代加工厂富士康、纺织服装制造企业李宁,这些行业翘楚的业绩都遭遇到严重下滑。记者从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获悉,上半年广东近七成纺服企业利润下降明显。  湘财证券研究所宏观策略部副总经理罗文波认为,制造企业利润大幅“跳水”,归因于宏观经济下行超出预期。受2008年经济刺激政策的影响,企业产能大幅扩张,导致现在企业面临去产能和去库存的双重压力。同质化现象在创新能力不足的服装行业和产能过剩严重的钢铁行业表现尤为明显。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奚君羊指出,不少制造业企业创新能力不足,其“一窝蜂”的经营理念导致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从而造成行业产能过剩,企业竞争力降低。“商品卖不出去,一旦遇上市场低迷,企业就将处于低利润甚至亏损的境地。”  罗文波说,中国制造业企业全年利润增速不会超过5%。从宏观经济方面来看,预计下半年政府在财政和货币政策方面仍将保持弱势偏谨慎的态势,欧美经济也将长期处于“去债务”的过程中,因此企业利润仍将维持弱势震荡。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制造业公司中期利润集体跳水,与宏观经济低迷、市场需求不旺、制造业自身创新能力不足等原因相关。建议企业加快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努力提高产品附加值。  “中国制造”的竞争力  波士顿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希尔金解释说:“全球制造业的再分配已经开始,虽然目前还只是最初阶段。”其实更准确地说,这只是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中国所面临的产业调整与再分配的挑战。  虽然从2008年开始就出现了一些迹象,直到2010年夏季的富士康连续跳楼事件,才标志着中国制造业“低成本时代”的结束,也是迄今各种“唱衰”中国制造业的开始。但如果我们能冷静看待这一变化,其实并非所有的结束都是坏事,有些东西就该结束,有些阶段必须跨越,中国不能靠“低成本”过一辈子。过往的终结,正是成长的契机。关键不是变化,而是如何应变。  郭台铭在深圳富士康出事后提出“向西”的计划,当时新闻给人的印象就是“逃走”。但现在回头再看,富士康不仅没有放弃深圳,而且在全国22个城市都有了据点,实际上实现上了大幅扩张。  某种意义上也可以把富士康的西迁理解为“向纵深腾挪”——我们一直讲结构调整、产业链升级,“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喊了许多年,结果还是一直在制造,而且非常害怕人家不让我们制造。也许相对于纵向的产业升级,横向的区域调整可能是更为有效的下手处。同样的工资,如果民工无须背井离乡,无论经济价值还是社会学意义都是完全不同的。这不仅可以继续保有中国的竞争力,还能免去广州火车站的春运压力。另一方面,对于南方富裕地区来说,知耻而后勇,只有当他们不再为了这份“低级的”GDP而与西部省份争夺劳动密集型产业项目时,才有可能真正产生一些“创造”的兴趣。中国经济的最大特点是发展不平衡。这是劣势,城市溢价、楼市高企,都是它的反映;但这也是优势,地区差异为发展提供了腾挪的空间,正是中国竞争力的纵深所在。  但这种“空间换时间”的想法其实有个漏洞,因为空间的选择可以有很多,并不限于中国。借用波士顿咨询公司2011年10月《制造业将重返美国》中的论据来质询就是:当中国相对于美国低成本州的劳动力成本优势逐渐丧失,为什么要“向西”而不是“回流”呢?  奥巴马就是这样想的。今年5月份,郭台铭向美的集团董事局主席何享健透露:“奥巴马逼乔布斯在去年、前年就问我,说你把这个iPhone、iPad搬回来(美国)!我说可以啊!搬回来,加钱事小,你一台多个十块美元,还是能赚回来。但问题你供应链没有啊!”  “供应链”一词道破中国制造30余年积累的真正竞争力所在。我们看那些最早撤离中国的企业,以服装、玩具居多,这都是产业链短的行业。像服装业,从棉花、织布到成衣,就这么几个环节。所以阿迪达斯无论把工厂设在中国还是迁往缅甸,对产品并没有什么影响。而记者走访成都、重庆、西安后发现,近年西迁到这些地方的基本上都是电子行业。  如果说“向西”是区域的纵深,“供应链”则是行业的纵深。当一个企业具备两种纵深,就离产业升级不远了。郭台铭讲他下一步的战略“从制造转商贸”,做现代化的电子商务物流。全球产业链有一种“6+1模式”,1个硬环节是最低端的制造业,而6大软环节则包括产品设计、原料采购、订单处理、物流运输、批发经营、终端零售—物流的利润绝对比生产一台600美元的iPhone4只赚6.54美元的制造业丰厚得多。  这两种纵深不仅属于微观的企业,同样也可以用来观察更大的经济体—国家。为配合与鼓励企业的“向西”,在高铁建设沉寂近一年之后,汉宜铁路7月1日开通运营。在宜昌,连黑车司机都在介绍“六小时经济圈”。  2010年1月惠普(重庆)电脑生产基地竣工投产,2011年1月28日“渝新欧国际铁路班列”开通运行,按照官方说法,主要为在重庆制造的笔记本电脑提供通往欧洲的物流服务。这条大通道并非是一条新建的铁路,而是把现有铁路线路进行优化组合,提升沿线各国、各地海关通关效率的一条运输通道。  这些都是在国家层面对产业与物流链条的深层整合,虽然很多仍处于草创阶段,但已然是“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来源。如果不是记者实地走访,以前真的不了解已经有那么多企业西迁落地。以成都为例,不仅仅是富士康,全球第二大笔记本电脑代工厂台湾仁宝也从苏州搬到成都;2011年2月,世界知名笔记本电脑代工企业台湾纬创集团投资5亿美元在双流县建厂;旺旺食品也从深圳搬到成都郫县高新西区,与富士康同处一地。而富士康的供应商和合作伙伴,也纷纷跟随着它的脚步,在成都设厂。  就在郭台铭以“供应链”为由答复美国之后,《时代》等刊物做了几期富士康的封面,从“工作伦理”的角度对“血汗工场”加以批评。具有戏剧意味的是,与此同时郭台铭对外声称的却是在设想如何“创造中国中产阶级”。这倒不是空话。今年2月份富士康调薪,据说明年下半年还要翻番,普通工人底薪甚至会超过目前台湾大学毕业生的起薪。  制造业劳动力成本还在持续上升中—但,这难道不是发展的应有之义吗?连一个投资商都把“涨薪创造中产阶级,然后吃内需商机”当作了自己下一步产业转移和升级的战略,再终日戚戚于成本的上升而不思在应变中成长突破,就真地是奇耻大辱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