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情殇之午夜索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8:52 阅读: 来源:烟嘴厂家

低着头,我苦笑的向前走去,幽深而狭长的小巷像永远也走不完一样,漫长蜿蜒,风簌簌的吹过,裹挟着残枝败叶宛如恶鬼的呜咽。

我心乱如麻,那些有关于我和她的记忆纷至沓来,她走时,说的那么决绝,“我们心已散,难以再回到从前那样没心没肺的日子,你给不了我以后想要的倚靠,所以我们注定两两相望,各奔天涯。”

刘倩,那个要强的女孩,我大学四年的女友,她有着温婉的目光,细长的眉毛,薄薄的嘴唇,我一直深爱着她,也一直坚信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直到天荒地老,除非天地无棱,夏雨雪,江水为竭。

可就在刚才,大学校门口的那辆保时捷911的副驾驶座上,我分明的瞧见,她搂着的是一个身着讲究的富家公子,我问他:“这是为何,以前的山盟海誓,难道都不算数吗?难道我竟竟只是你的备胎?”

刘倩嘴角牵动着牵强的笑意,我能读出她的轻蔑,她说:“我只是她孤寂时伴侣,却不可能是她此生相托的人,因为我一无所有,因为在这个市场化的世代,什么东西都被打上了标签,都得明码标价,待价而沽,刘倩也不另外,我就这样出局了。”

回想起以前跟她的点点滴滴,那些缱绻悱恻的情意,宛如镜花水月,虚无缥缈,充满了讽刺和嘲弄。

只有内心的苦涩与无奈,沿着这好像永远走不了头的小巷,我的生活一下子跌至了低谷,浑然忘记了今天是7月14日,中国传统的鬼节。长辈们的告诫的话语,鬼节这天,家家闭户,午夜过后,禁止出门。

打开手电,12点45分,12点早已经过了,我还徘徊在幽深的小巷,还在想着那个曼妙的前女友,对父辈的告诫,早已忘掉在九霄云外。

长辈们曾说,鬼节这天,阴间的大门敞开,有主的鬼魂会自己找回到以前的家,去探望省亲,而无主的鬼魂会在阳间肆意飘荡,若是不小心撞见,恐有性命之忧。

这一切的禁忌,我竟然全然忘却,记得的只有寂静的夜,只有一颗死灰般的心。午夜时分,街上空无一人。惨淡的月光洒在地面上,穿过摇曳在夜风中的树枝阴森恐怖。

小巷的街道好像永远看不到边,笼罩在夜色中的门户,让人想起看过的那些恐怖小说中,被描写的活灵活现的荒冢。身边不时飞来一片片被当地的居民用来辟邪的符咒,远处的黑暗如同被浓墨泼洒一般,暗黑岑寂。

不知何时,小巷的一处生着诡秘的夜火,火苗一窜一窜,周围升腾着缭绕的烟雾,烟雾伴随着嘤嘤的啜泣声,在暗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醒目。

飘渺的烟雾过后,竟然显现出无数的人脸,那阴森的表情,木讷的眼神,嘤嘤的啜泣让人恍如置身无间炼狱一样,受着恶鬼的蹂躏,后背一阵发凉,我想转身拔腿跑出这阴森恐怖的地方。

突然,小巷旁边的一家门户顶部的夜灯亮了起来,一闪一灭间,我定睛的敲着火苗蹿起的地方,看着蒸腾在烟雾中的人影。

电光火石间,周遭的一切都凝固了一般,我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扑通……扑通…….”好像被女子敲打着窗户一般,那么富有节奏感,我惊出了一声冷汗。

只见,墙角的那数不清的脸竟然是没有了下肢的一群群“人”,他们轻声啜泣,幽怨悲凉的眼神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嘴角挂着的鲜血在着明朗的夜光下,晕开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青石铺就的地面上。

突然,他们的尖笑声传来,震慑着我的耳膜,如同一把上古青铜的宝剑滑过地面时发出的那种让人心底发毛的声音。

我吓极,满脑子中是那些恐怖电影里的场景,女鬼伸出一双血手死命的掐着男主的脖颈,溺水的鬼魂,凭空的伸出手拉下岸上的游客,怨念甚重的鬼魂附身在活人身上,为非作怠……我不知道,我将是何种结局,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可能,逃出着地狱般的小巷,越远越好。

我连滚带爬着跑着,而耳边还是回荡着那幽怨的呜咽声,时远时近,我转头看去,黑暗中那些鬼影仍然不离不散,他们尾随着我,挣扎地爬着,满身的血污在青石的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尖笑声从他们裂开的嘴唇中发出,我没命的向前跑着,无助而绝望…………….

终于,我能看到小巷尽头隐隐约约的灯光,它们像一个胜利的标志一样在召唤着我,我加快了步伐,向前跑去,路灯下站着一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背着我,我大声的呼叫着,“救救我…….救救我。”

>>

他却无动于衷,如雕像一般矗立在路灯下,当我接近的时候,才看见那个人的真实面目,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头发上沾满了碎草,一缕缕蓬乱地耷拉在肩膀上,眼眶像一个无敌的黑洞,里面流淌着汩汩的血水,更可怕的是,他手中抓着一条锈迹斑斑的铁链,铁链上拴着一具具白骨。

我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过分的惊惧让我无力再跑下去了,他向我走来,伸长了铁链,阴森地笑着说:“孩子,欢迎来到阴间,在下是阴间的衙役,专门来索取阳间深夜不归的人的魂魄,恭喜你,中奖了。”

说着,那条铁链已经牢牢地套在了我的脖子上,越陷越深,我能听到锁骨碎裂的声音,但出奇的竟然不痛。一股窒息感传来,眼睛因头部血液的不循环变得猩红,终于,我看不清了周遭的一切。

我知道我应该跟这个时间说再见了,也罢,心早已经死了,再活在世上,也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迷蒙间,我看见,刘倩朝自己款款走来,我伸出双手,索要这最后的拥抱,虽然她离开了我,但我还爱着她。

第二天,小巷里拥满了人,大家聚拢在一起看着我的尸体,指指点点,有哀叹,有惋惜,也有事不关己的笑,我的灵魂站在一旁,清晰的敲着这人世间的神情百态,黯然神伤。

我看见了刘倩也在,她神情落寞,但没有伤感,也许我的离去对她是一种解脱,从此她便可以高枕无忧的投入到她新欢的怀抱中,彻底的忘了我这个旧爱,而我于她来说,只是一个备胎,一个人生可有可无的过客。

我听到周围的人说着“可惜啊,可惜,多年轻的一个孩子,出了这样的车祸。”

原来我是出了车祸而死,一辆大卡车的底盘下卷着我的尸体,殷虹的鲜血晕开着,触目触目惊心地流淌着。

呵呵,我真的是出了车祸而死吗?谁知道啦?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