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环球时报安倍正在干什么他想干什么[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0 15:38:11 阅读: 来源:烟嘴厂家

李薇(中国社科院日本所所长):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安倍不断试图否定历史,清楚地向国际社会坦白了一个真实的他——缺少国际通识的人性良知和道德责任准则。战后日本政治领导人、政治家曾经多次承认过侵略,宫泽、村山、河野的“三大谈话”均涉及日本应反省侵略历史的内容。战后初期,日本的左翼知识精英也曾经倡导对“侵略战争”的审判“也应当由日本人民亲手进行”,他们倡导的反思不是简单的“认错”,而是一个对侵略行为应有的复杂而艰难的精神忏悔过程,遗憾的是这个过程一直未能在日本真正实现。

杨伯江(中国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员):安倍的一系列言行,包括组阁的人事安排、干预央行独立性、组建日本版国安会、主张扩充公权力的修宪等,都映衬出其对实现“安倍一统”孜孜以求的内心。安倍对外是民族主义的,对内是国家主义的。当一名政客格外抢眼地要把一种(至少他认为的)美物拿来自我标榜的时候,事实往往会相反——他内心并不真正拥有这种东西,他需要的只是一种粉饰、一张面具。

苏智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今年春天,亚洲并不平静,日本政界要人连番登场,在历史问题、钓鱼岛问题及中日两国关系等方面,抛出一连串的谬论。当桥下彻提出“慰安妇必要论”遭到世界舆论痛批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急忙出来撇清,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香格里拉对话”中强调说:“安倍政府不赞同桥下彻的发言和历史认识。”然而实际上,从内心而言,安倍的历史观与桥下彻并无两样,所以有日本教授指出,桥下“慰安妇”谬论的“本家”就是安倍。

安倍试图翻历史的案

吴寄南(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安倍晋三声称,东京审判是根据“战胜国的判断裁定的罪名”,而非日本人的定罪。这是在试图翻历史的案。东京审判是反法西斯盟国通过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政府和军部策动侵略战争的主要责任人进行的审判。它和纽伦堡审判一样,是国际社会用法律手段对破坏人类文明的罪行所进行的正义裁决,是正义力量对邪恶势力的严厉惩戒。

东京审判是依据《波茨坦公告》而进行的,而且东京审判在司法程序上缜密细致、无懈可击。法庭审理从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历时两年零7个月,开庭800多次,使用了大量人证物证,被告方组织了历史上最为庞大的辩护团,嫌疑人还被允许自我辩解。况且,日本是接受东京审判结果才重新回到国际社会的。

吕耀东(中国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员):“和平宪法”是日本二战无条件投降的产物,是亚洲及世界反法西斯联盟胜利的结果,意义远远超出日本一国之内。安倍所谓“修宪与周边国家无关”的论调,抹杀这段历史,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把戏而已。

另外,安倍宣称修宪是日本分内的事情,但不能否认日本“和平宪法”是由美国主导制定的、意在根除日本军国主义这一历史事实。如果安倍一意孤行,只能让日本与国际社会渐行渐远。

苏智良:“慰安妇”问题首先是一个悬而未决的战争遗留问题,但从深层次来审视,这更是一个具有普世意义的人权问题。“慰安妇”等历史问题也已经成为日本无法甩掉的历史包袱。只有彻底解决与其邻国在历史责任上的认识问题,日本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价值观外交”是政治投机

杨伯江:自由、民主、人权是美物,但安倍不配谈。因为安倍从来不是这些价值的信奉者,他对侵略、慰安妇问题的认识,达不到“普世价值”的一般标准,甚至跌破一个正常人的道德底线。在现实可用的对外战略牌并不多的情况下,“价值观”这一法宝被安倍重新祭起。“价值关外交”,用意无非是凸显日本的政治优势,反衬邻国的“制度缺陷”,提示人们莫忘“民主和平论”——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生战争,而非民主国家则是危险的。安倍对美、对欧、对亚洲外交均以“共同的价值观”为基础,几年前的“自由繁荣之弧”、这回的“菱形安全构想”莫不如此。

“价值观外交”是虚伪的。韩国与日本政治制度相同,俄罗斯也已转轨改制,如果“民主和平论”真的有效,那么日本按说就应对谈判和平解决与韩俄的领土争端充满自信。事实并非如此。

最近安倍之所以有所收敛,是因为受到美国的压力、是出于对选举利益的考虑。话说回来,能够为了选票、为了自己身为政客的前程而随意改变的东西,那就不是“价值观”了,那是政治投机。

李薇:安倍不断否定战前日本侵略事实,否定国际法庭给日本侵略者定下的“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侵略定义未定论”不仅挑战国际反法西斯阵营所确定的战后政治结论和国际秩序,以及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国际法与政治原则,还把日本带到人类正义的对立面。尽管日本国内很多有识之士对安倍的错误言行展开了批判,但是安倍作为领导人的错误言行,让日本的道德形象在国际社会大打折扣。

吕耀东:参院选举之际,面对国内外有关其修宪言论有悖和平主义与宪政民主的质疑,安倍宣称可以考虑推迟修改“宪法第9条和有关基本人权的条目”。然而,安倍等人过往关于修改宪法第9条的错误言论,很难改变世人对其修宪动机的怀疑。参议院选举后的安倍会在修宪道路上刹车吗?联合执政的公明党能够收紧和平主义缰绳吗?亚洲各国存疑,国际社会存疑。若参院获胜的安倍等人改变日本宪法第9条的和平主义原则,设置“国防军”并废除对行使集体自卫权制约,日本“和平宪法”将不复存在,和平主义精神将失去宪政依托。

责任编辑:hdwmn_lw

准分子激光治疗

推荐云南哪里可以做丰胸手术?

缩阴手术痛吗

玻尿酸丰唇有后遗症吗?

相关阅读